【彩蛇】料理配信

AKB48
01 /02 2018
  「小彩希,什麼時候才要回來和奶奶學料理呀?」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奶奶慈祥的提問,鴿王村山彩希這才終於想起來自己和岡田奈奈那個早已被丟到大明湖底的料理配信約定。

  畢竟自己就是上一次做出約定之後特地打了通電話回奶奶家,和奶奶說希望下次休假能夠回老家去跟他學習一下料理的。村山一手拿著家用電話的聽筒,一手不自覺地抓起了電線捲啊捲的,似乎是在努力回想著自己的行程安排,然而最後竟是只能無奈地小聲嘆了一口氣。
  「奶奶,對不起呀,最近可能沒有時間過去……」工作繁忙歸繁忙,要休假也不是擠不出來的程度,但是要說能夠撥出足夠時間特意前往奶奶家,那可能還真沒有辦法。

  「小彩希也長大了呀。」奶奶滿含笑意的話語倒是惹了村山紅了臉頰,明明對方看不到卻還是騷了騷自己的臉頰,微低下頭露出了常有的害羞笑容。

  「才沒有……」村山小聲地說。

  就這樣趁著空和奶奶多聊了幾句,村山這才依依不捨地掛上了電話。在村山心中的奶奶一直都是那樣溫和慈祥,在村山還很小很小的時候,總是喜歡有事沒事就往奶奶家跑,成天喜歡拉著媽媽的袖子說想要找奶奶。記憶中的奶奶總是會張開雙臂站在門口等待著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村山,給她一個溫柔的擁抱後,和藹地拍拍她的小腦袋說,小彩希又長大啦。

  因為回想起了幸福的回憶而露出微笑的村山,正經過廚房準備走進房間時,腦中突然間閃過了一個念頭。雖然仔細想想自己這樣似乎是本末倒置了,不過若是可以讓奶奶也露出幸福的笑容……村山加快了腳步回到房間,拿起手機啪啦啪啦地輕敲了起來。

  .

  而另一頭的岡田,則是被突如其來的訊息給弄得愣了一下。畢竟正優哉躺在床上翻看百合漫畫的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為什麼村山會在這樣一個普通的夜晚,突然想起了兩人這個料理配信的約定。

  有些困惑卻又因為同樣期待料理配信而感到開心,岡田敲了幾下回復之後,索性按下了通話鍵,直接撥了通電話給村山。

  「喂,ゆうちゃん?」於是村山甫一接起電話就是那人好聽的聲音和明顯上揚的語調,村山甚至能在腦中勾勒出對方那燦爛過頭的笑容。當然,她是不會承認自己因為想像了對方的笑容而跟著笑了起來這件事的。

  「嗯。」應了一聲作為對對方呼喚的回應,村山毫不介意地直接進入了岡田打電話來的目的。「なぁちゃん是想討論料理配信的事嗎?」

  「對啊,我剛剛看了一下,下次我們共同休假就是二十五日了。」

  「我看看。」村山一邊按下擴音鍵,一邊打開了通訊軟體,對照了好一會兒之後才開口;「是呢,看來我們就站訂二十五日吧!」

  「好!」岡田奈奈笑了起來,迫不急待地也按下擴音,拿出手帳就記了起來。

  「吶吶,なぁちゃん想做些什麼料理呢?」村山把手機放在床頭櫃上,百無聊賴般在床上左翻右滾著,隨興地問道。

  「是呢……比起這個,ゆうちゃん怎麼突然想起來和我敲定料理配信的時間呢?」岡田對於電話那頭傳來飄忽不定的聲音也不甚在意,聽到村山的問題後放下了筆轉而拿起平板,正準備開始搜尋食譜時才猛然想起這個問題。

  「啊。」聽到對方的詢問,村山微微鼓起了臉頰,噘著嘴思考了幾秒後才緩緩答道;「因為剛剛接到奶奶打來的電話呀,上次忘了談到什麼話題,她一直想著等我有空休假去找她,說要教我做菜。」

  當然,這話顯然真假參半。不過「為了想要和你一起配信的時候顯得自己的廚藝很優秀,想要先偷點師。」這種真相是絕不可能從村山口中說出來的。使出慣用的技巧帶過重點,村山有自信岡田對於話語中那一點點模糊是不會向自己探詢的。

  「原來是這樣啊。」果不其然,岡田了然的聲音傳來,並且熟悉如兩人,岡田很快地猜到了村山打的小算盤。「所以打算下次過去的時候親手做料理給奶奶吃?」

  「嗯。」

  「那我們要不要考慮看看做……」

  .

  時間很快地到了二十五日,可能是因為這次村山想給予小小驚喜的心意感動了上天,這次兩人都沒有什麼不可抗力的因素影響這次的行程,於是當天中午村山收拾了點東西就直接跑到岡田家去蹭廚房了。

  說是直播,但其實從製作料理這件事情開始之後,兩人就沒什麼在意直播中這件事情的餘裕了。這兩個人畢竟說到底就是個初學者,興許那些刷得飛快的留言也只有在拯救那即將變得慘不忍睹的料理上發揮了些許功用。

  「ゆうちゃん,你剛剛是不是……把鹽拿成糖了?」

  「なぁちゃん!不是那種青菜啦!」

  「你確定你手中拿的是牛肉不是豬肉嗎?」

  「等等!」

  諸如此類的驚呼聲不斷的在岡田家廚房這樣狹小的空間中此起彼落。等到兩人端出成品大概已經是直播後一個小時的事情了。端上桌的那份料理看起來顏色似乎有些偏深,肉也幾乎變成了肉末散在盤子上,被切得略為大塊的蘿蔔倒像是喧賓奪主一般,騙過了眾人的視線成為了這份料理的主角。

  評論區留言瘋狂地刷過,大多在詢問這是什麼料理,其中也不乏有人留下從兩人那零碎的步驟中猜測出的菜名,只是岡田和村山對視了一眼,一邊扯起了另一個話題,一邊動手收拾殘局,壓根兒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了。

  畢竟就算說出答案也只是讓自己更心累而已。

  本著經一事長一智、永不放棄精神的兩人,重新收拾好環境之後就決定再次挑戰。顯然有了上一次的經驗之後,這次兩人的動作熟練了不少,也少掉了很多初心者會犯下的錯誤。

  「ゆうちゃん,那切牛肉的工作就交給妳囉!」

  接過對方遞來的牛肉,村山慢慢放在砧板上就要開始動作,切沒幾刀的村山腦中突然閃過了一絲小得意──目前為止都還沒有什麼失敗的地方呢──然而就在這一瞬間的分神,村山並沒有注意到自已的刀子正不自然的歪斜著。

  「ゆうちゃん小心!」一旁的岡田卻是比村山要早一步注意到對方的危險,依靠瞬間的本能反應,岡田連想都沒想就衝到村山身邊,在刀子落下之前把手覆上村山的,拉開了她的手。

  「等、なぁちゃん!」雖然岡田的反應很快,然而最後刀子的尖端還是不小心劃傷了岡田。村山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除了自責還是自責。

  在這樣面對好幾萬人的直播之中,居然因為自己一時間的分心造成了自己的危險,而最後受傷的結果竟是讓岡田來替自己承擔,縱使那道傷口只是淺淺的一道,血也沒有流出很多,卻還是像在村山的心上狠狠割開了一道口。

  讓岡田在原地等著,村山便離開廚房找岡田媽媽拿了醫藥箱後,回來小心地替岡田消毒、上藥,全程村山努力想擠出點笑容,卻還是只能做到緊抿著唇。好在有岡田把傷口交給村山處理的時間中,仔細地回復評論安撫粉絲的心情,並且帶動氣氛。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村山幾乎是搶下了岡田所有的工作來作,說好的雙人料理配信都要成為村山料理岡田直播的配信了,最後的成品意外地看起來不錯,也稍稍緩和了整體氣氛。

  然而,空氣中那股隱約的沉重還是讓人無法忽視。

  .

  把成品包裝在塑料盒之中,又一起收拾完了整個廚房,村山這才算是冷靜下來地思考了剛剛在幾萬人的面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麼說起來也不得不敬佩村山的本能,在她腦子幾乎打結無法思考的情況下,竟也好好地撐過了這場配信。

  這件事情與其說真的是一件重大的事情,不如說是件過程危急但結果還不錯的小事,然而一切的起因跟處理過程卻偏偏戳到了村山心中那個一直沒有面對的點。村山一直不肯仔細地去探討兩人之間的感情,但是其實作為當事人她比誰都要清楚那身處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感覺。她能夠感覺到中間那條模糊的界線,並且總是運用自己擅長的技巧轉移掉話題。

  但是剛剛岡田的本能動作在村山心中卻不偏不倚地踩在了那條線上。

  最讓村山害怕的是,她居然並沒有真的很想拒絕岡田越過那條線。

  「なぁちゃん。」

  村山斜靠在餐桌的旁邊,比平常微低的聲音叫住了還在廚房中走動著擦拭流理台的岡田。岡田愣愣地轉過身,看見村山的視線落在自己受傷的指尖,很快地明白村山叫住她的理由,也是滿臉複雜。

  「ゆうちゃん,沒事的,這只是小傷……」岡田趕緊走上前安撫對方的情緒。

  「對不起,都是我不小心才害妳受傷的。」村山用手小心地摩娑著岡田手紙上的創可貼,語氣中充滿懊悔。「但是なぁちゃん怎麼能這麼衝動呢,要是今天妳的速度再慢一點,傷得更重怎麼辦?」

  「但是如果我不動作的話,受傷的就會是ゆうちゃん了。」岡田用著無法被反駁的堅定語氣說著,彷彿在這一點上她絕對不肯讓步。

  空氣好似在岡田的堅持下跟著凝固了幾秒。

  「……那如果不是我也會嗎?」打破寂靜的是村山呢喃一般的聲音。

  「什麼?」

  「我說,要是今天差點受傷的人不是我,是別的成員,なぁちゃん也會這樣下意識地去保護嗎?」畢竟是溫柔過頭的岡田,村山雖然感覺這個問題有些過份,卻還是憋不住的又問了一次。

  「我不會。」岡田認真思考了之後,慢慢答道。

  「那為什麼なぁちゃん會這樣對我呢?」

  「因為我不想看到ゆうちゃん受傷。」

  村山無奈地搖搖頭,「不想看到我受傷,妳也不能讓自己受傷呀。」

  聽到村山的話,岡田低下頭。她花了比剛才要長了好多好多的時間考慮,才用比剛才更堅定的聲音回答。「因為ゆうちゃん很重要,比我重要。」

  ──因為ゆうちゃん很重要,比我重要。

  聞言,村山倒像是如釋重負一樣,長吁出一口氣。她終於第一次想要這樣去接受岡田了。村山在情感上或許有著比別人更多的防備,但是不代表這樣的村山沒有辦法接受別人的感情,只是需要更多的時間跟更多的愛。

  村山不是感覺不出岡田有多喜歡自己,只是村山總是下意識的擔心這樣的喜歡是不是只是成長期中的一個情感依託,是不是只是玩笑被開久了就不小心當作是真的了。可是每次,只要是兩人像這樣明顯正經的對話時,平時掛在嘴邊的那些喜歡、最喜歡,就會被岡田收進心裡。

  明明眼中同樣閃爍著那樣炙熱的情感,但正因為岡田是清楚那些字眼在這種時機會被賦予不同以往的重量,她才會如此小心地去使用。

  或許是時候了,村山想。於是村山直起自己靠在桌上的身子,往岡田的方向踏近了一步,然後才緩緩開口。

 「只是很重要而已嗎?」

  村山不笨,岡田也不笨。斟酌了很久之後提出的用詞被重新反問了一遍,岡田立刻明白這次村山說不定就是要自己的真實答案。

  「因為喜歡彩希。」

  岡田小心地握住了村山的手,看著對方的雙眼一個字一個字堅定地說了出來。

  .

  .

  .

  接下來的幾天,村山只要踏進休息室便覺得自己像是踏入了地獄,被一個又一個跑來調戲自己的成員給弄的不堪其擾。

  「吶,果然在交往對吧!」筱崎彩奈第一個湊到村山身邊,不顧一旁峯岸南又一次的阻止,帶著惡質的笑容用手肘頂了頂村山,「我看了直播哦,真是眼中只有彩希呀。」

  村山還沒來得及反駁,就被一旁的岩立沙穗搶了話頭。

  「なぁちゃん還好吧?不過有彩希那麼溫柔地上藥處理了應該沒問題吧,嗚呼呼。」

  村山沒忍住,給八卦的兩人一個大大的白眼,落下一句:「不要開奇怪的玩笑啦!真的很無聊耶妳們。」就跑到了走廊另一端的樓梯間。

  真是的,這些同期抓到機會就知道調侃自己。天知道自己現在回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有多麼羞恥啊。

  明明是在對方家人都在家裡的情況下借用廚房,自己到底是哪裡來的勇氣跟羞恥心,直接在廚房裡就跟對方進行了那樣的談話呢?村山腦中彷彿浮現了當時的場景,那人告白時的聲音像是又一次迴盪在自己耳邊,惹得村山再一次害羞地摀住自己的臉。

  在那之後,村山微微地點了一下頭,接著整個人就落入了岡田的懷抱裡。

  「所以ゆうちゃん現在是我女朋友了嗎?」岡田的語氣中帶著點得瑟,還有掩蓋不住的喜悅。

  臉皮薄的村山根本禁不起岡田這樣赤裸裸地調戲,她只能舉起小小的拳頭,輕輕敲在對方的手臂上,想讓對方適可而止。然而岡田牌村山翻譯機豈會不知道這種行為充其量只是對方害羞的表現,知道對方根本沒有否定或是拒絕的意思之後,岡田便得寸進尺了起來。

  「那我可以親一下女朋友嗎?」這句話一傳進村山耳中,村山便迅速地用手緊緊攀上岡田的背,寧可這樣緊貼在對方的懷裡也不打算讓岡田有機會拉開距離。

  兩人維持這樣的姿勢僵持了好一會兒,就在村山習慣了臉上這樣發燙的熱度,差一點就要改口答應岡田時,聽到了已經近在咫尺的腳步聲。

  兩人連分開都來不及,岡田已經能看到自家妹妹出現在廚房裡了。

  「呃,」才踏進廚房就看到兩人緊緊相擁的畫面,岡田妹妹也是愣住了,「我只是想說看妳們直播結束了,就過來拿個飲料……」

  「沒事啦,就是剛剛ゆうちゃん弄掉了刀子,現在還心有餘悸。」岡田腦子飛快地轉動,立刻想出了一個兩人此刻抱在一起的「正當理由」。

  「對耶,那妳的手指還好嗎?」

  「哦,還好,小傷而已……」岡田的聲音聽起來沒什麼大礙的樣子,於是岡田妹妹點了點頭,拿了飲料就走出廚房。

  兩人這才鬆了一口氣,然而惱羞成怒的村山這下子是咬定了不肯答應岡田,於是她快速地掙脫了岡田的懷抱,跟岡田媽媽打過招呼之後就溜了回家。

  說起來在那之後,已經兩三天沒見到自己那個新晉的女朋友了。畢竟岡田現在兼任了STU48,本來就知道她在那天空檔過後要回到瀨戶內工作,只是剛剛成為戀人的兩人不免還是有些小遺憾。

  在剛交往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有著想黏在一起的衝動,或許這就是人的本能也說不定。

  而今天,正是兩人剛好能一起工作的日子。說是兩三天沒見而已,其實村山內心還是很緊張的。跟以前的兩三天沒見不一樣,今天這可是兩人告白後的第一次見面啊!

  第一次要以戀人的身分一起工作,饒是村山這樣傲嬌的人也必須承認自己的內心有些小激動,這也是她此刻決定躲到樓梯間來的原因之一。

  .

  不過她可能忘了休息室裡有一票恨不得成天搞事的成員。

  「ゆうちゃん。」聽到聲音,村山錯愕地轉頭看向樓梯間的門。

  「妳怎麼……」

  「彩奈她們說妳跑出來了,我就想妳大概會在這裡。」

  岡田邊說著邊在村山旁邊坐下豪不經意地抬起手就整理好了村山側邊些微凌亂的髮絲。

  「傷口癒合了嗎?」

  「差不多了,本來就不是很深的傷口嘛。」

  「那等等要把創可貼拆掉再上台嗎?」

  「這個倒是不用,公演應該沒有關係吧。」

  其實也沒有想像中的不同,兩人還是像以前那樣很自然地對話著,村山想著。可能是因為兩人的相處模式從以前就無限靠近交往中的狀態,才會讓現在的自己覺得兩人之間沒什麼改變吧?

  這麼說起來,以前那些成員天天調侃她們兩個,自己好像還真不能說些什麼。

  像剛剛篠崎和岩立在調侃村山時,村山立刻感受到了不自然。以前能夠立刻問心無愧地反駁出並沒有在交往一類的話,如今真的在交往了,反而讓不喜說謊的村山有些困擾於應對這些胡鬧的言論。

  「ゆうちゃん,怎麼了嗎?」村山不自覺陷入了沉思的狀態,回過神來就看到岡田轉過頭湊近自己,一臉擔憂。

  「沒什麼。」怕對方一個不小心想太多,村山趕緊搖了搖腦袋。

  「難道說,其實ゆうちゃん心理還是覺得有些勉強的嗎?」岡田的語氣小心翼翼的。

  雖然岡田說的有些模糊,但是村山很清楚她在表達什麼。這麼多年來,加入了AKB48之後,很多人在很多事情上都有改變,而這人卻唯獨在沒有自信的這一點上始終如一。

  熟悉岡田如村山自然知道應該怎麼樣化解對方的不安,只是要讓自己主動表達情感對於村山來說仍舊太過羞恥。村山皺著眉頭糾結了好幾秒,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停頓和皺眉似乎加重了對方的疑慮。

  村山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沒有的事,なぁちゃん別胡思亂想。」

  「可是這樣的我……」

  「吶,なぁちゃん。」村山突然在奇怪的時間點打斷了岡田的話,拋出一個問題。「我們下次共同的休假正好在平日對吧?」

  「嗯?」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弄得一臉懵,岡田壓下心中的不安,乖乖掏出手機查看兩人的行程。

  「是啊,算上前一天的工作是一起的,而且中午收工的話,我們有一天半的休假。」

  「那天,和我一起去作料理給奶奶吃吧?」

  「咦?」

  「那天的料理之所以會成功,也是因為有なぁちゃん在啊。」村山強行忍住害羞,盯著岡田的雙眼,顧不得雙頰開始發燙也要堅持說完。「所以要做給奶奶吃的話,也想跟なぁちゃん一起。」

  「ゆうちゃん。」岡田看著眼前明顯害羞的人,不禁有些感嘆般地叫了對方一聲。

  每次每次,自己總說這人的心胸有多麼寬大,然而這人卻像是沒有極限一樣,總是包容著自己各種情況下的不自信或是無理取鬧,就像是天大的事情鬧到她的面前來,她也願意給自己一個擁抱安慰自己一樣。

  岡田忍不住傾身向前,在村山唇前一公分多的地方停了下來。

  「ゆうちゃん,我可以……」

  村山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這個真的會乖乖徵求同意的人,故意開口:「不可以。」

  「欸?」

  然後在岡田露出失落的表情,正準備要退回去的時候,又被村山輕輕拉了回來。村山輕輕在岡田的唇上點了一下,才笑著解釋。

  「騙妳的。」

  被捉弄的岡田用額頭抵著村山,只能露出無奈的笑容。雖然知道村山有些時候有著喜歡捉弄人的惡趣味,但自己還是心甘情願被她捉弄。

  「謝謝妳,ゆうちゃん。」

  「說什麼傻話。」村山笑著往後抽離身子,在她額頭上輕彈了一下。「去換衣服啦,再不快點就要比沙穗還慢囉。」

  「ゆうちゃん,等等我呀!」

  .

  幾天後,在東京站前。這天的天氣很好,村山穿著一身輕便的休閒服,揹著慣常使用的包包,靠在一旁的柱子上划手機。她時不時抬頭看向閘口上方的時鐘和時刻表,還時不時伸手擺弄一下頸間的項鍊。

  「ゆうちゃん!」距離約定時間還有三分鐘的時間,熟悉的呼喚聲已經傳入了村山耳中。

  村山揚起大大的笑容,臉上的酒窩清晰可見。她伸出手幫對方整理了一下衣服上因為移動而產生的些許摺痕,收回手前還順便捏了捏對方的臉頰,這才把手伸到她面前不動。

  「那就走吧,なぁちゃん」

  聽出對方語氣中透露出的好心情,岡田也帶著和村山相同的笑容,一把抓住了村山伸在她面前的手。她拉下對方的手後向前踏了一步與村山並肩,溫柔地把兩人拉著的手改為相扣。

  「嗯!」​​​​




  End.

留言

秘密留言

司徒翼—吐司

大家好這裡是吐司www
很喜歡認識同好所以歡迎留言勾搭XD
歡迎使用分類查找比較方便哦(涉及不少x
最近主要在肥秋系坑內,尤其在欅坂46中無法自拔。